【周一早报】威斯康辛与富士康的45亿美元交易背后

北京时间2月7日晚间消息,近日彭博社记者对富士康在威斯康辛的新工厂做了一番勘察与调查。巨额的税收优惠政策本可以创造一个制造天堂。然而,通过对49名了解该项目之人士的采访发现,混乱的工厂内部管理,根本不足以雇佣13000名工人。

以下为彭博社全文:

“这将是世界第八大奇迹。”

去年6月份,在富士康为位于威斯康辛Mount Pleasant的新工厂举办的新闻发布会上,唐纳德·特朗普总统兴高采烈地宣布道。特朗普总统的现身,预示着台湾制造巨头给当地带来的潜力。总统将和富士康董事长郭台铭与当时的威斯康辛州长斯科特·沃克一道,庆祝这一次的合作——“有史以来最伟大的交易之一,”特朗普说。作为对45亿美元政府激励措施的交换,富士康承诺将在密尔沃基以南的3000英亩农田上建造一个高科技制造中心,并在2022年初为“了不起的威斯康辛工人”创造多达13000个高薪工作岗位。

在全国媒体与数百名现场观众面前,特朗普谈到了更深层次的意义。他说,长期以来,糟糕的贸易协议让大量工厂工作机会流失海外,如今那个时代已经结束。没错,富士康的交易代表了美国历史上授予国外公司规模最大的公共补贴方案,但是它也标志着“恢复美国工业实力”的转折点。蓝领工作岗位正在回到国内,首先从Mount Pleasant工厂和其液晶电视制造开始。“正如富士康所发现的,没有哪个地方比美国更适合建造、雇佣和发展,”特朗普说,“美国制造,一切正在发生。”

对于一些富士康员工来说,总统的说辞与实际并不相符。据了解工厂运营的知情人士透露,LCD组件并非在美国制造。它们从富士康在蒂华纳的工厂运来。威斯康辛工厂只负责组装的最后一部,而部分电视显示屏上仍留有“墨西哥制造”的标签。工厂的工资从每小时14美元开始,没有任何福利,远低于富士康承诺的23美元平均时薪。许多人并不是全职工人——工厂从当地技术学院招聘临时工人和实习生。出席特朗普演讲的五名工作人员称,有些来自亚洲的同事故意没有参加新闻发布会。

特朗普访问后不久,情况开始变遭。一名该工厂的富士康经理(当时那里仅有60个工人在工作)突然把15名工人——都是实习生——召集到会议室,根据在场的人士会议说,经理告诉他们最好去别处另谋高就,因为这里没有足够的工作来全职雇佣他们。两名知情人士回忆说,经理含糊其辞地告诉那群实习生,公司控制能力之外的因素影响了威斯康辛的项目。一些实习生之前还得以有机会得到特朗普的称赞并和郭台铭握手。其中一人叫詹姆斯·皮特曼,他说:“这令人感到失望。他们大肆炒作了很多,我们被当做宣称的噱头。”富士康称这是无端攻击,并且实习是如期结束的。

时间似乎证实了怀疑者的疑虑。1月30日,在接受路透社采访时,郭台铭的特别助理胡国辉表示,公司正在重新考虑Mount Pleasant的LCD工厂计划。他成,威斯康辛的厂区将用来安置研发团队,而不是聚焦制造。

对熟悉富士康威斯康辛项目的49位知情人士的采访(包括十几名现任和前任员工)表明,之前的承诺一直华而不实。虽然富士康数月来一直拒绝媒体采访公司高管,但公司内部人士的描述让我们看到一个混乱的环境,不断变化的目标与特朗普和其他人承诺的渐行渐远。沃克和白宫拒绝就此报道发表评论,而特朗普政府官员称白宫将对任何投资的减少感到“失望”。唯一的一致性是,接受采访的多数人表示,威斯康辛达成的交易不堪一击。根据沃克谈下来的条款,Mount Pleasant的工厂内的每一个工作都将预期至少使政府损失219000美元的税收优惠和其他激励。对某些人来说是好消息,对其他人来说可能是坏消息的是,可能不会有13000多个工作机会。

从一开始,富士康向美国扩张的计划明目张胆地充满政治意味。贾瑞德·库什纳在白宫内的美国创新办公室在2017年4月向威斯康辛经济发展集团(WEDC,负责该交易的威斯康辛州求职机构)拨打了第一通电话。“未显示来电,但电话那端的女士提到了100亿美元的投资,”前WEDC的招商总监科尔曼·派弗说,“听起来十分疯狂。”

但是,当白宫提出100亿美元投资时,你不可能放弃机会。几天后,沃克与郭台铭在特朗普参谋长普利巴斯的办公室进行会面。富士康之前告诉白宫,它希望在北美某处创造数千个工作机会。随后,回忆起最近跟普利巴斯的一次回乡之旅,特朗普提议威斯康辛。

郭台铭的利益显而易见。他后来在年度股东大会上称:“公司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中美贸易战。”虽然富士康总部在台湾,但公司大部分工厂业务都在中国大陆,并且公司仍旧是中国制造业大国的有力象征。与特朗普和共和党领导人诸如普利巴斯以及当时众议院议长保罗·瑞恩之间的友好关系,似乎意味着可以缓解富士康面临的最大挑战。

之后是更频繁的接触。除了LCD工厂外,富士康还向沃克的团队表示,公司打算把厂区命名为“威斯康谷”,极具湾区技术园区风格。当时的沃克正谋求连任,他不辞辛劳飞往日本,与郭台铭会面,还送给对方一件密尔沃基雄鹿队球衣,并一道参观工厂。同样地,郭台铭也亲自来到威斯康辛州,参观乡村工厂选址,并与沃克一道在州长官邸进行烧烤。

郭台铭素来以苛刻著称,经常在会议上罚站绩效不佳的经理。在谈判中,郭台铭也十分激进。他曾经表示,成吉思汗是自己的偶像。四十多年来,他把富士康变为全球最大的电子承包制造商,部分原因在于严格确保减税和补贴。“在会议上,要么照郭的方式来,要么散会,”一名公司前高管称,“如果和他打交道的都是当地官员,那没人会是他的对手。”

在重要交易中,富士康在夸大承诺和未完全履行承诺方面也是劣迹斑斑。2011年在巴西和2015年在印度,公司曾承诺投资数十亿美元,创造数万个工作岗位,以获得两国政府领导人的青睐。但是每一个项目如承诺般发展。2013年,富士康称将对宾州一个工厂投资3000万美元,并雇佣500多人,然而这也从未真正完全实现。多名前高管表示,郭台铭的承诺无不是为了获得有益的条款,违背和无视承诺是常有的事。

威斯康辛官员显然没有考虑到郭台铭的历史问题。相反,他们高声赞美这位亿万富翁。“在我看来,他是一个非常友好的人,”沃克政府的谈判主管斯科特·内泽尔说,“一个极其真诚、脚踏实地的富豪。”当问及该州是否有考虑过富士康过去的历史时,WEDC首席执行官马克·霍根说:“我们没有在这上面花很多时间,因为后来,我们都很了解这些人。”

郭台铭将细节事宜悉数交给他的特别助理胡国辉和富士康的美国战略投资总监杨兆伦处理。俩人积极争取现金补贴,随时打电话和发信息给美国那边。有一次,根据该州公开的记录,胡国辉在凌晨1点多的时候发信息称:“先给我们2000万,交易达成。”(内泽尔予以否认。)

随着几个州之间的竞标愈演愈烈,威斯康辛提高了报价。富士康要求得到的补贴可以使得美国的运营和中国的一样便宜。霍根称,富士康估计的成本差大约为30%。他承认,补贴数据“惊人”,但也称若没能兑现承诺数量的工作机会,富士康也拿不到那些补贴。

威斯康辛的最后竞标显示,一旦富士康达到一定的招聘和投资门槛,公司将获得1.5亿美元销售税减免和29亿美元的可退税税收抵免。当团队在7月份把文件交给胡国辉时,霍根回忆说,对方收起文件,告诉他们:“郭台铭希望跟沃克州长谈谈。”

甚至在富士康于2017年11月签署合同之前,沃克的胜利已然变成一种政治责任。随着越来越多的秘密协商的细节公之于众,故事走向越来越糟糕。在特朗普不断煽动经济民族主义并禁止公司把工作外包到中国时,很多人认为补贴是对这家台湾公司的绝望馈赠。

威斯康辛州立财政局是一个无党派政府机构。该机构在一份报告中估计,该州在这一交易上的赤字将一直持续到2042年,然而即便是这个预测还没算上越来越高的公共服务成本,并且预测也是基于每个员工都生活在威斯康辛州,而事实是很多人选择在附近的伊利诺伊州和威斯康辛州之间通勤。W.E。 Upjohn就业研究所的高级经济学家蒂姆·巴蒂克说:“回收成本几乎不可能。”他还说,富士康的激励措施比其他典型的政府援助计划高10倍多。

到2018年5月,普利巴斯已经离开白宫,瑞恩也已经宣布从国会辞职,当时已有报道开始称,富士康已然在考虑缩减其工厂规模。公司最初同意建造一个能够生成大型玻璃显示器的10.5代工厂。但是公司后来证实,公司仅计划建造一个6代工厂,意味着仅能够生成较小的显示器。富士康称,这是为了与中国制造商竞争。

随后,8月份接受当地报纸采访时,胡国辉称,因为自动化方面的进步,13000名员工中的工厂劳动将比先前承诺的少很多。之前承诺的工厂和工程岗位比例是75-25,“现在看来,大约这个比例大概是10-90。”来自威斯康辛大学麦迪逊分校的经济学教授诺亚·威廉姆斯说,州政府应该重新进行计算。

据熟悉WEDC的知情人士透露,富士康的变化让负责该项目的公职人员大感惊讶,他们与公司的联系也变得日益紧张。该志强人士还表示,机构负责人霍根有时似乎根本不了解富士康的计划,“对方没告诉我们任何事情”。州政府工作人员还曾暗地里讨论过,6代工厂的建造计划是否违约,因为协议明确要求的是10.5代工厂。“富士康自己承认,一开始提议并写进合同的项目早已不复存在,”民主党领袖戈登·辛茨说道。而WEDC称,公司与富士康的交流没有问题。

随着威斯康辛州长选举将近,沃克依旧坚定地为项目做辩护,而他的对手托尼·埃弗斯称,富士康的投资十分“可怕”,并发誓要解散WEDC,因为其监管未到位。在选举前夕,华尔街日报报道称,富士康正在考虑从中国聘请工程师到威斯康辛,而不是在本地进行招聘。富士康否认该报道,但州政府官员突然意识到,此举并未违反合同中任何内容。

11月6日,埃弗斯在州长竞选中险胜沃克,成为新任州长,富士康交易的不被看好占到了部分因素。根据彭博社商业周刊获悉的内部消息,富士康在威斯康辛的经理们一直等到深夜,期待沃克反败为胜。当最终埃弗斯获胜后,他们互相开玩笑说,这下得找新工作了。

选举后的三周,郭台铭的另一得力助手杨兆伦站在了未来威斯康辛峰会演讲台上。几十年前,他就读于威斯康辛大学,获得化学工程学位。他告诉观众,现在他可以更明确地讨论公司目标。

随后是39分钟的行话。杨兆伦表示,富士康将在威斯康辛开展的项目包括8K视频流、云计算、3D打印、5G无线网络、智能城市、共享经济、人工智能、面部识别、物联网、可再生能源、自动驾驶汽车和数字显微外科等等。观众要是以为自己参加了一场TED演讲,也不为过。

代号为“飞鹰”的富士康计划,在公司内部也不甚明朗。与州政府签订合同后不久,富士康雇佣了当地员工,并开始在后来特朗普日后参观的155000平方英尺的租赁建筑内测试初期制造。该实验培训中心,据称,旨在培训员工和测试LCD流水线。

业内人士称,富士康推进迅速——它在空荡荡的大楼内立即架起机器,在2018年初就开始生产制造,但日常运营和微信沟通感觉还是很糟糕。虽然富士康是最大的笔记本电脑和智能手机制造商之一,部分全职技术人员仍不得不使用他们自己的个人电脑和手机。多个消息来源称,富士康的高层过于自我,生产目标一直在变,设备也似乎很过时。富士康表示,工厂的设备都是最先进的,生产目标发生时有发生那是中心的实验性质所决定的。

该测试设备为2016年富士康收购的电视品牌夏普组装显示器。2018年期间,公司曾试图在威斯康辛大规模生产自己的液晶材料,以便不再从墨西哥进口。但根据多名知情人士透露,此举以失败告终。这些知情人士还表示,富士康一直在为威斯康辛的业务寻找新的合同客户,包括谷歌和Vizio。

在测试区,几十个工人工作在不同的站点,每小时可产出60台电视。现任和前任富士康员工称,他们觉得与公司的机器人和其他技术交互十分令人激动,但也有人认为薪水太低,缺乏足够的培训。有一次,一个生产线上的工人差点把手指切断,设备上血迹斑斑。富士康证实了该次事故,但表示对工厂的安全标准充满信心。

富士康和夏普的工程师经常调整生产线,同时面临可使生产脱轨的各种故障。公司不断引入的机器人使得很多生产岗位显得过时多余。前员工称,他们觉得自己随时可被取代,而富士康对未来全职职位的模糊承诺也往往得不到实现。

和公司在巴西与印度上演的剧本相似,富士康在八月份宣布成立一个价值1亿美元的合资基金,并称其正在威斯康辛周边建造研发中心。没人可以有效解释这些中心将做何用。一名熟悉该计划的人士称其为光荣的智能团。富士康则表示,这些中心“将孕育一批新的垂直解决方案供应商”。

三位知情人士称,去年秋天,公司的招聘目标在内部开始下降,高管们很少谈及他们对威斯康辛的长期需求。甚至在富士康的密尔沃基市中心办公室——即公司的美国总部,招聘人员很少提供正式入职邀请,给出的报酬也缺乏竞争力,还要求某些候选人在台湾接受一年的培训。公司似乎还打算引入国外员工来填补某些职位空缺。而富士康则成,公司在威斯康辛仅短期使用持有H-1B签证的员工。彭博商业周刊获悉的一份富士康H-1B文件中列出的一名制造工程师将在威斯康辛工厂工作到2021年9月份。

由于iPhone增长放缓,大半营收有赖于苹果的富士康据称,今年将削减29亿美元全球成本。2018年末,《日经亚洲评论》报道,该公司正在考虑裁去10万多个就业岗位。由于市场情况在年底时继续恶化,一名富士康高管当时接受采访称,公司一些领导人已经对“飞鹰”计划失去信心,他们认为该计划过于耗费资金。“计划的初衷是好的,但我们很多人对此仍表示怀疑,”该知情人士称,“接着,事情就发生了变化。很多内部人士开始觉得,‘这是一场噩梦。’它会毁掉富士康的品牌。”

1月18日,富士康宣布,到2018年底,公司在威斯康辛州拥有178名全职员工,未能达到第一年的招聘目标,差距高达82%,因而未能获得当年的税收抵免。不到两周后,路透社采访了胡国辉,后者在采访中称,富士康正在重新考虑在威斯康辛建造LCD工厂的计划,因为美国的劳工成本远高于中国和墨西哥的。2月1日,特朗普与郭台铭通话后,富士康再次翻转剧情,称LCD工厂计划将如期推进,并同时打算在未来18个月内建造一系列其他的生产和研发工厂。

据熟悉情况的知情人士称,过去几个月来,富士康已经解雇了不少威斯康辛的员工,而那里的管理人员也在讨论大幅削减预算。富士康承认存在人事变更,但称自11月份以来,全职员工的留存率为95%。

即便沃克已经下台,威斯康辛仍不太可能获得更好的条款。在埃弗斯宣誓就职前不久,共和党控制的立法机关通过了一系列规则,使得新任州长很难撕毁富士康的交易。Mount Pleasant即周边的县已经对富士康有关的开销如土地收购等,投资了至少1.3亿美元,该州已承诺对有关的道路改善投资近1.2亿美元。在接受采访时,埃弗斯称,他会要求更多透明度,并敦促公司遵守诺言,但也坦白他的权力“受到较大限制”。从某种程度上看,郭台铭也深陷其中。将威斯康辛州的工厂与特朗普紧密挂钩,意味着他不能轻易放弃该项目,惹怒美国人,拿公司在美国的业务冒险。

几乎每一个接受采访的现任和前任富士康员工都认为,威斯康谷的员工数量永远都达不到13000人的水平。截至发稿时,公司网站上仅列出122个职位,很多还是五个月前发布的。但是,在某些方面,富士康仍维持着门面。在最近拜访Mount Pleasant的地块时,一排卡车、起重机和建筑工人正在一片被白雪覆盖的农田里挖掘。

富士康首次设计威斯康辛工厂计划时,郭台铭曾参观过此处,区域经济发展组织Milwaukee 7的副总裁吉姆·帕齐奇回忆说。他的组织曾在谈判早期协助沃克的团队。郭台铭是想看看他的美国工厂未来模样。但不幸的是,连日的雨水让整个地区坑坑洼洼。“他走在田野中间,我可以看到他正在下沉,周围都是泥巴,”帕齐奇说,“但他很有远见。”【责任编辑/古飞燕】

(原标题:威斯康辛与富士康的45亿美元交易背后)

来源:彭博社

IT时代网(关注微信公众号ITtime2000,定时推送,互动有福利惊喜)所有原创文章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转载必究。
创客100创投基金成立于2015年,直通硅谷,专注于TMT领域早期项目投资。LP均来自政府、互联网IT、传媒知名企业和个人。创客100创投基金对IT、通信、互联网、IP等有着自己独特眼光和丰富的资源。决策快、投资快是创客100基金最显著的特点。

相关文章
【周一早报】威斯康辛与富士康的45亿美元交易背后
被特朗普“私人谈话”后 郭台铭承诺富士康继续在美建厂
富士康可能会放慢其威斯康星工厂的招聘速度
“裁员风波”下的富士康:何时褪去“代工”标签?

精彩评论